全球知名经济学家联名呼吁:美国政府还钱!

  美国欠阿富汗的钱什么时候还?这个问题越来越需要美国给出一个明确答案。

  这个月,全球超过70位知名经济学家和其他学者联名致信拜登,呼吁美国政府还钱。

  在美军撤离阿富汗一周年之际,被美国冻结一年多的阿富汗中央银行海外资产,再次成为舆论场关注的焦点。

  连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都曾出面,帮助阿富汗民众向美国政府讨要这笔钱。他警告称,数以百万计的阿富汗人民正处于死亡的边缘,呼吁美国解冻阿富汗资产。

  但美国,就是不还钱,甚至还想“私吞”这笔钱。

  今年2月,拜登就签署行政命令,宣布将70亿美元的阿富汗资产中的35亿美元分配给“9・11”事件中的受害者家属。就连“9・11”遇难者家属都看不下去这样的做法,他们致信白宫,呼吁白宫退还这笔“只属于阿富汗人民的钱”,并称阿富汗人民比他们更需要这笔钱。

  成为众矢之的后,最近,美国又给自己找了个不还钱的理由:

  美国阿富汗问题特别代表发表声明称,塔利班仍然与基地组织有着密切联系,美国不相信阿富汗央行有足够的保障、监督措施,负责任地管理这些资产。

  利用“反恐”当借口,冠冕堂皇地不还钱,很明显,美国政府不仅不反思,甚至还想重构阿富汗的叙事,淡化阿富汗战争悲剧。

  但关于阿富汗战争血淋淋的真相,就摆在那里。不让悲剧重演的最好办法,就是反思悲剧。

  正如欠债必须还钱一样。历史,必须被铭记。

  谭主独家获取了去年和今年喀布尔机场的卫星图像,从图上可以明显看出,美军给喀布尔机场制造的混乱,有了平息的迹象。

  但阿富汗民众当下的处境,仍不乐观。

  总台中东总站记者李霜溪告诉谭主,这一年间,阿富汗遭受了不少天灾,约2500万阿富汗人面临贫困,亟需国际援助。

  今年年初,阿富汗经历了十多年来最寒冷的天气。喀布尔的不少难民营中,都没有御寒物资,极端天气很容易变成人道主义灾难。这个月,阿富汗又暴发了山洪。应对这些天灾,都需要钱。

  联合国希望筹措50亿美元的国际资金,用于2022年阿富汗的人道主义和难民应对计划,这是联合国历史上为一个国家发出的最大募捐呼吁。

  这笔钱的筹措需要时间,阿富汗民众当下最能指望的,就是被美国政府冻结的那笔钱,这是笔“救命钱”。

  但美国政府在做什么呢?

  当阿富汗面临灾难,美国政府总会出来表示,美国将与阿富汗民众站在一起,将对阿富汗施以援手。但这种承诺,大都只是口头上的。

  最典型的,就是不久前的一场强烈地震,这是20年来在阿富汗导致遇难人数最多的一次地震。

  当时,包括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赖斯等多名美国政客陆续表示,美国将会帮助阿富汗民众。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也在社交媒体表示,美国将派遣医疗队帮助阿富汗民众。

  在布林肯的这条消息下,有人评论:

  美国只需要归还冻结的70亿美元的阿富汗资产就行了。

  一句话,戳破了美国“假道义”的面目。

  这一年间,美国“消费”阿富汗民众的苦难,来包装自己人道主义的一面。

  这也是阿富汗战争中,美国最惯用的操作――美国发动的阿富汗战争让数百万阿富汗民众流离失所。同时,美国也宣布,要成为“阿富汗重建的伙伴”。

  刽子手摇身一变,又成了“灯塔之光”。看起来,阿富汗民众都得“感谢”美国的帮助。

  美国,意图颠倒黑白,有人,记下了真实的历史

  阿富汗裔美国人塔米姆・安萨利,记录了美国政客宣布“重建阿富汗”的真实目的。

  △坎大哈到喀布尔的公路

  美国人宣布要“重建阿富汗”之后,早期进行的最大项目,就是对坎大哈到喀布尔公路的全面整修。战争期间,这条路已经被炸得坑坑洼洼。

  这条路被称作“通往阿富汗未来之路”,但从实际情况来说,它“通往”美国。

  首先,整修这条公路所需的物资和设备,都需要在美国采购

  塔米姆・安萨利表示,这不难理解,工程要经过美国国会审批,国会议员又必须为各自的选区创造机会。如果不把订单下在美国,那谁还会给工程投赞成票?

  其次,阿富汗国内没有能够修路的工程师,这部分工作只能委托给美国的承包商。大概的价位,是这样的:

  工程师的年薪是20万美元左右。这个价钱并不算高,毕竟,这些人千里迢迢从美国赶往阿富汗。

  高的,是配套服务。

  根据规定,任何人不得强迫这些工程师进入没有安保措施的环境施工工作。为了这些人的安全,承包商还需要聘请黑水或者环球安全这样的私人安保公司的保镖。一名保镖一年的费用,大概在25万美元。

  而大多数美国人对阿富汗的普什图语、达里语一窍不通,所以,为了方便工作,还需要为这名美国工程师配备一名翻译,这笔支出,每年也在20万美元左右。

  也就是说,当一名美国工程师工作时,他需要一名翻译和至少一名保镖同时在场,这也意味着,他们还需要一辆价值10万美元的装甲防弹车作为交通工具。

  这就是坎大哈到喀布尔公路整修工程的用人成本――前后算下来,要为一名工程师支付近百万美元。

  这些钱,从美国账户拨出后,在阿富汗转了一圈,又回到了美国账户上。只不过,账户的主体,从美国政府,变成了一个个公司或个人。

  这些承包商是谁呢?

  美国“公共诚信中心”追踪发现,这些公司大都有政治背景,他们中,大都为小布什的总统竞选活动捐款,一家提供咨询服务的公司甚至只有一个雇员――他是时任美国国防部一位副助理秘书的丈夫。

  美国政客有的赚,美军,同样有的赚。

  美国国会还批准了“指挥官响应计划”,允许战场上的军事指挥官绕过正常的合同规定,可以直接批准上限为100万美元的项目,而这些项目的成本,几乎都不到5万美元。

  与其说美国花大价钱重建了阿富汗,倒不如说美国是在通过阿富汗洗钱

  这也正是拜登政府遗忘阿富汗战争的原因――美国政客,大都曾从这场战争中获利。

  20多年前,美国以“反恐”为由挑起了阿富汗战争,20多年后,美国还想以此为由,给阿富汗战争继续盖上遮羞布

  这样的欺骗与遮掩,就连美国人自己也看不下去了。

  美军逃离喀布尔后,一名美国记者在获取了大量美国政府没敢公开的内部文件,研究了数千页战争亲历者的采访记录后,得出了一个结论:

  所谓“反恐战争”,只是美国政府净化了的官方叙事

  他在自己的《阿富汗文件》一书中记录了这样一个细节――时任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总是在公众面前宣扬这场战争的正义性,宣扬美军的胜利,但实际上,拉姆斯菲尔德在秘密文件中抱怨,我不知道在阿富汗到底谁是坏人

  从小布什政府到奥巴马政府再到特朗普政府,每一届政府官员中都有人在采访中表示,阿富汗战争是场彻底的灾难

  美军在战略目标并不清晰的情况下,就在阿富汗打了整整20年。

  因为所谓的“反恐战争”,是被“营销”出来的。

  阿富汗战争前几天,美国国务院宣布了一项新的人事安排:

  任命夏洛特・比尔斯为国务院负责公共外交的副国务卿,她将直接向时任美国国务卿鲍威尔汇报工作。

  在这之前,夏洛特・比尔斯被美国人熟知的,是其出色的营销才能――她曾先后执掌奥美集团、智威汤逊两家世界一流的广告公司,被称为“广告界最有权势的女人”。

  夏洛特・比尔斯在国会听证会上,讲明了美国政府请她来想要做的四件事:

  第一,大多数人认为,“9・11”事件是对美国的攻击,要把这一观念扭转为,“9・11”事件是对全世界的攻击。

  第二,美国攻打阿富汗,不是针对伊斯兰世界的战争,而是反对恐怖分子和包庇他们的人的战争。

  第三,美国政府是支持阿富汗人民的。

  第四,所有国家必须站在一起,消除国际恐怖主义的蹂躏。

  用四个字可以很好概括这四件事――要让美国政府发起的阿富汗战争,师出有名

  美国国防部还雇用了一家公关公司,为国防部筹办成立了“战略影响办公室”。

  “战略影响办公室”的主要功能是向外国媒体机构提供新闻,以影响外国的决策者与公众舆论。就连BBC在报道这个机构时,都形容这个办公室是在有意识地误导世界媒体。

  在谎言与欺骗中,美国以“反恐”为由,发起了阿富汗战争。

  阿富汗民众,成了这个谎言最大的受害者。

  根据美媒去年统计的数据,阿富汗战争导致24万阿富汗人死亡,造成数百万阿富汗平民流离失所。

  现在,在给阿富汗民众带去20多年的苦难之后,美国还在冻结阿富汗的“救命钱”,甚至还想给自己犯下的罪行“翻案”。

  美国,想要抹掉历史,但世界,必须记住历史。

  因为,纪念,是为了不再让这个世界重蹈覆辙。

  历史,不能被遗忘

  美国,需要还钱。阿富汗民众,也需要一句道歉。

Author: HgpVEqg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