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患阴云笼罩美国新学年

  (国际观察)枪患阴云笼罩美国新学年

  新华社记者徐剑梅

  三个多月前,一名18岁枪手闯入美国得克萨斯州尤瓦尔迪市罗布小学,杀害19名学生和两名教师,酿成美国10年来致死人数最多的校园枪击事件。

  如今,美国各地纷纷迎接新学年,但笼罩在美国教师、学生及其父母心头的枪患阴云,挥之难去。

  头号担忧

  《华盛顿邮报》8月30日说,美国校园枪患风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紧迫”。据美国《教育周报》统计,截至8月30日,全美今年已发生28起造成人员伤亡的校园枪击事件,致死27人,致伤57人。

  单是过去一周来,美国多地发生校园涉枪事件:加利福尼亚州一名中学生开枪打伤同学,南卡罗来纳州接连发生两起中学生在校拔枪事件,得克萨斯州一名高中生因携枪到校被捕,亚利桑那州一名7岁男孩携带两把枪上学,马里兰州两名高中生开学第一天荷枪实弹返校,另有多所学校因枪支威胁临时封校……

  近期发布的各类民调也佐证了美国人心头枪患阴云的严重程度。南加州大学日前公布的一项年度民调结果显示,加州学生家长和选民连续第四年把校园枪支暴力列为“最担忧问题”。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民调表明,三分之二美国父母担心孩子在校可能遭遇枪支暴力。

  8月最后一个周末,十几名罗布小学枪击案遇难者亲属和数百名示威者在得克萨斯州首府奥斯汀举行抗议集会,敦促州长阿伯特切实采取更多行动遏制枪支暴力,例如将购买AR-15型步枪年龄从18岁提高至21岁。AR-15型步枪正是罗布小学枪击案枪手使用的武器,在美国民间十分常见。许多示威者担心,如果政府不根治枪患,发生下一次校园枪击只是时间问题。

  身心创伤

  枪支暴力不仅夺走许多美国少年儿童生命,还给美国青少年身心成长带来严重伤害。

  多年来,从防弹书包热销到定期校园枪击应急演习,枪支暴力已成为美国人童年记忆的一部分。

  为应对枪患,全美各地在新学年到来前就纷纷采取措施加强校园安全,包括为学校警察配备防弹盾牌、安装校园警报系统、聘请更多武装保安、成立“威胁评估小组”识别“需关注学生”等。

  不过,曾发生大规模枪击事件的科罗拉多州哥伦拜恩高中校长迪安杰利斯最近在一个纪念活动上说,安装防范枪支暴力的摄像头或金属探测器,“只会产生虚假的安全感”。一位母亲在Axios网站上写道:“强迫孩子们在情感上将大规模校园枪支暴力常态化,让人感觉是道德上的灾难。”

  有研究报告显示,针对校园枪击进行演练,可能造成消极和令人恐惧的学习环境,给儿童带来身心创伤。而对经历过校园枪击事件的幸存者来说,所受“沉默伤害”会更加持久。

  凯泽家庭基金会日前发表调查报告说,2018年得克萨斯州圣菲市一所高中枪击事件中的多名幸存者至今创伤未愈,有的经常因惊恐焦虑而肌肉痉挛,有的迄今不能待在学校附近,不吃药就睡不着。报告说:“时间和金钱都无法抚平这类事件所带来的挥之不去的深切悲痛。”

  顽疾难除

  美国校园枪击事件频发,是以社会枪支暴力泛滥程度达到历史新高为背景。“枪支暴力档案”网站统计表明,今年以来,美国平均每天发生不止一起造成4人以上伤亡的大规模枪击事件,每天有超过110人死于枪杀。另据美媒报道,美国7月枪支销量超过120万支,月度枪支销售连续36个月超100万支,创下纪录。

  美国枪患难除,政府消极应对、政客执着党争难辞其咎。8月30日,美国民主党籍总统拜登访问关键选举州宾夕法尼亚,提出“更安全的美国计划”,宣称决心禁止在美销售攻击型武器等。但不少分析人士指出,白宫和民主党人此举更多是着眼11月中期选举,口惠而实不至。拜登政府此前标榜的6月签署的控枪立法,被批评为只是“两党妥协版”“力度打折版”法案,一些控枪关键主张未得到体现。

  利益集团掣肘是美国控枪难的另一大根源。与枪支生产、买卖和使用相关的产业链形成庞大的利益集团,而美国政治受到利益集团操控。美国网站“公开的秘密”数据显示,1998年至2020年,美国反控枪团体累计花费超过1.7亿美元游说政客、左右立法。

  今年7月,美国国会众议院监督与改革委员会公布报告指出,美国五大枪支制造商在10年时间里从突击步枪销售中赚取10多亿美元,而且近年来获利明显加速增长。在就此举行的一场听证会上,枪支制造商拒为枪支暴力负责,民主、共和两党议员也围绕枪支管控话题唇枪舌剑、互不相让。《华盛顿邮报》指出,这种党派性相互攻讦已成为严重枪击事件之后的常态。

  病根不除,症状难消,阴云难散。

Author: HgpVEqg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