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620万乌克兰人背井离乡,对欧盟有何影响?

联合国的数据显示,截至16日,超过620万人离开乌克兰。在欧洲国家中,波兰、罗马尼亚和匈牙利分别接收了338万、 92万及61万乌克兰难民,是欧盟内部接收难民数量最多的三个国家。

波兰央行行长格拉平斯基(Adam Glapinski)表示,近期乌克兰购物者的需求几乎占该国消费者支出增长的一半。3月,波兰零售支出同比增长22%。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欧洲研究中心副教授赖雪仪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乌克兰难民有可能提振欧盟难民接收国的消费支出,欧盟也会给予这些接收国财政方面的支持。但由于难民数量较多,可能其收益还是填补不了经济上的付出。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经济学家乌尔班(Mateusz Urban)则认为,尽管乌克兰难民涌入波兰将在短期内增加其财政负担,但长期来看,对经济的提振效应将抵消负担。

中国社科院欧洲研究所副研究员贺之杲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接受乌克兰难民对波兰等欧盟国家的利弊,一方面取决于这些难民如何参与当地的劳动力市场,尤其是能否成为东欧等高技能劳动力洼地的替代劳动力,另一方面取决于欧盟如何协调难民分配机制以及欧盟国家如何处理社会保障等再分配问题。

拉动波兰消费

格拉平斯基解释称,来自乌克兰的消费者有自己的积蓄,他们还得到了波兰等国政府的资助。他们一般不会将钱存起来,而是将其立即花掉,购买最需要的产品。

受服装及鞋类销售拉动,今年第一季度,波兰最大服装公司LPP SA的销售额同比增长45%,营业利润同比增长了136%。波兰鞋类零售商CCC的销售额同比增长了32%,而其经营亏损比去年减少了一半。

金融科技公司Global Payments的数据也显示,在罗马尼亚,乌克兰消费者是3月基于信用卡支付的最大外国购物者群体。当月,他们共进行了34000笔交易,花费了近90万美元,主要用于在超市、药店购买产品。

赖雪仪认为,波兰等东欧国家与乌克兰距离较近,由于难民逃离时能带上的行李有限,所以抵达第一个目的地后应该需要购买不少生活必需品,带动了当地的零售消费。

消费一直是波兰等国经济增长的主要推手。该国政府的数据显示,去年12月,波兰私人消费占名义GDP的比重达50.4%。在过去几年内,这一数值一般在50%~62%之间。

此外,波兰PFR国家投资基金首席经济学家多布罗沃尔斯基(Pawel Dobrowolski)表示,多数乌克兰难民已经在波兰找到了工作,这有望缓解波兰劳动力紧张的问题。彭博社援引市场调研机构对300家波兰公司的调查显示,有三分之一的公司已雇用了乌克兰人,多数为酒店业。

长期效应如何?

诸多机构为欧盟接收乌克兰难民算了笔经济账。维也纳国际经济研究所认为,照顾数百万乌克兰难民可能会让欧盟国家花费400亿欧元。

贺之杲认为,目前来看,乌克兰难民大量涌入欧盟既是一个应急式的反应,也是欧盟凸显其“道义制高点”的方式。由于乌克兰与欧盟在历史、文化上有一定的相似性,且东欧国家相较于乌克兰有更高的工资,难民留在欧盟有一定的可能性。但也不排除乌克兰局势有所缓解,他们可能会重返祖国。“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是,乌克兰难民经过几年的休整后,他们到德国等更富裕的西欧国家谋求发展。”他说。

赖雪仪表示,难民能否更久地留下来,也涉及到难民融入的问题,而这一问题一直困扰着欧盟,“理论上各国已经分歧巨大,实践上更是千疮百孔。目前乌克兰涌入欧盟的难民数量已在四百万以上,未来有可能继续增加。如果这样规模的难民集中在几个国家,将带来较大挑战。这可能需要在欧盟层面协调各国分散吸收难民。”她说。

贺之杲表示,乌克兰难民可能对波兰等国的低收入群体形成一种竞争态势,并将给本已陷入财政困难的政府增添新的支出项。

赖雪仪认为,就乌克兰难民而言,不乏有资金雄厚及教育背景较好的人,如果他们最后决定留在欧盟国家,无论是投资或就业,都将欧盟经济发挥积极作用。同时,目前前往欧盟的乌克兰难民有不少儿童,他们在经过系统教育后,有可能进入欧盟的劳动市场,以缓解欧盟的老龄化问题。不过,在这之前的儿童福利、教育、医疗上的投入是以十年为单位计算的。作为投资,还要考虑这些学生在中途或毕业后要回乌克兰的可能性。

乌尔班则认为,即使有相当大比例的难民留下来,也只能部分缓解波兰紧张的劳动力市场。由于波兰的老龄化、工资增长速度低于欧盟平均水平,波兰人口结构性问题将长期存在。

Author: HgpVEqg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