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KUS三宗罪:提升地区紧张,引发军备竞赛,加剧大国竞争

导读:美英澳组成的AUKUS安全伙伴体系是冷战结束以来新建的首个准军事联盟。通过AUKUS,美国进一步织密其在印太地区的安全网络,英国也可以对外展示大国、强国形象,但代价是地区和平与稳定。它引发了东南亚国家的焦虑,可能引发新的军备竞赛,进一步侵蚀中美战略互信,加剧了中美竞争。

2021年9月15日,当美国、英国、澳大利亚三国宣布成立新的防卫合作伙伴关系AUKUS时,全世界都大吃一惊。美国的“亲密盟友”法国第一个表示“非常愤怒”,称此举是“背后捅刀子”,因为在AUKUS框架下,澳大利亚将从美国和英国获得核动力潜艇技术,直接撕毁了2016年与法国签署的价值600多亿美元的柴油动力潜艇协议。

为什么澳大利亚要放弃柴电潜艇,转而寻求核潜艇,甚至不惜为此疏远同法国的关系?为什么美英澳三国要在和平时期建立冷战结束以来的首个准军事联盟?AUKUS将对地区秩序产生怎样的影响?

首先,澳大利亚放弃同法国的潜艇交易,表面上是因为核潜艇比传统的柴电潜艇拥有巨大的优势:它们更安静,动力更强,可以在水下蛰伏时间更久。但这些理由仍然让人不禁要问:既然如此,为什么澳大利亚一开始要同法国签署柴电潜艇协议,而不直接谈核潜艇呢?看来,真正的答案并不在于核潜艇本身的性能如何,而在于其他方面。

这个“其他方面”就是中国。由于中国在南海的行动日益“强硬”,近期还对澳大利亚长期视作“自家后院”的太平洋岛国展开了“积极主动”的外交攻势,在这种情况下,正如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际关系教授约翰・布拉克斯兰在《悉尼时报》上撰文所言,核潜艇“至少能逐渐增加对中国的威慑”。此外,在中澳关系处于新低、中美竞争达到新高之际,AUKUS将“更紧密地把澳大利亚纳入美国轨道”。

在美国看来,在印太地区织密其与亚洲盟友和伙伴的关系网,在其传统的“轴辐式”双边同盟关系之外建立多层次联盟体系,是拜登政府持续推行“印太战略”的支柱之一。通过AUKUS,拜登政府不仅希望在同中国的竞争中,把澳大利亚更紧密地“绑”在自己一边,还希望在美国国内党派分化、政治混乱和社会动荡给其国际领导力和对外承诺蒙上阴影之际,让英国作为一个欧洲大国参与进来,为其“印太战略”贡献力量。

而英国也有自己的盘算。在“硬脱欧”之后,英国不仅能够借AUKUS加强同美国的“特殊关系”,而且通过在印太地区高调亮相,也可提升“全球化英国”的形象。此外,通过向澳大利亚提供核潜艇技术,英国还可以展示其科技实力,加强同英联邦国家的联系,在这个昔日大国行将落幕的当下,散发出最后一缕余晖。

无论背后的动机是什么,AUKUS都将在印太地区播下焦虑的种子,引发军备竞赛,加剧大国竞争。

首先,东南亚国家对AUKUS和澳大利亚渴望拥有核潜艇一事尤其感到困扰和担忧。自1987年以来,东盟国家一直致力于打造“无核武器的东南亚”,并签署了《东南亚无核武器区条约》,承诺维护东南亚作为无核武器和其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地区的地位。尽管AUKUS坚持认为核动力潜艇不是核武器,澳大利亚也表示不会发展核武器,但考虑到潜艇明显的军事用途,东盟国家的质疑和担忧并没有得到缓解。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已经向澳方表达了他们的焦虑,指出此举对地区和平和无核东南亚存在潜在的负面影响。此外,东盟国家还担心,AUKUS连同2017年特朗普政府重启的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机制(Quad),将削弱东盟在地区事务中的核心地位。

其次,AUKUS可能会在该地区引发军备竞赛。马来西亚和印尼都对澳大利亚追求核潜艇的潜在溢出效应表示担忧,并警告称,这可能加剧亚洲的军事紧张局势。印尼外交部发言人发表声明称,“对AUKUS的成立可能引发该地区持续的军备竞赛和力量投放深表关切”。

值得注意的是,只有军费开支连创新高、即将翻倍的日本对AUKUS表示欢迎,并称赞这一防卫伙伴关系“为美英在新潜艇上分享动力技术开了绿灯”。

第三,AUKUS将加剧中美竞争。拜登政府声称,它不寻求改变中国,而是试图塑造中国身处的战略环境。拜登政府通过建立AUKUS,在错综复杂的印太安保网络上又增加了一层,以制衡中国。此外,未来澳大利亚海军核潜艇与美国海军在印太地区的整合,将对中国的海上交通线和中国海军在该地区的行动构成威胁。

今年7月,中国军控与裁军协会和中核战略规划研究总院发布研究报告《危险的合谋:美英澳核潜艇合作的核扩散风险》。报告指出,美英澳根据AUKUS协议启动三国核潜艇合作,将开启核武器国家向无核武器国家转让武器级核材料的危险先例,并在多方面酝酿潜在风险和危害,对全球战略平衡与稳定产生深远的负面影响。总之,AUKUS只会进一步侵蚀中美之间本已严重不足战略互信,加剧中美竞争。

无论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希望从AUKUS中获得什么好处,都一定会以牺牲地区和平与稳定为代价。

Author: HgpVEqgN